“同学,能帮一个忙吗?”刚出图书馆的我被一个迎面走来的漂亮女孩叫住,她的声音非常甜。我好奇地问:“怎么了?”她接着说:“有一只小猫咪困在那个下面了,我想去救她上来,但是我想我一下去就爬不上了。”我纳闷地说:“在哪呢?”她急切地带我走到图书馆前面的那个池子旁,打开手机灯光,一下子把黑暗的池底照出一片光亮来,只见这干枯的池子有一米五深,在角落,一只长着白色绒毛的生物在我看清楚之前,迅速从池底窜入只比它身子大一点的排水管道中。

“它钻进去了,这个管子应该连着那边那个池子,我们过去看看。”我紧接着说。她马上便跑向另一池子旁,打开灯光探寻着。我跟过去,仔细观察了一会,说:“没有啊!”“同学,要不你先回去吧!”她亲切的声音中带着感激。我正赶着澡堂关闭之前洗澡,于是遗憾地说了声“好的。”她回应道:“再见!”

当我走过去骑车的时候,她又返回原先的池子旁,蹲着观察。我刚打开车锁,她突然从那边兴奋地喊着:“同学,快来呀,它又出来了!”我迅速把车撑住,跑了过去。俯身一看,真是一只白身黄斑的小猫,或许是因为害怕,又缓慢爬向水管。我悄声央求着:“别进去,别进去!”个头只比老鼠大一点点的它顷刻间又钻了进去。她这次更着急了,说道:“怎么办?它出不来会不会饿死啊?”我无能为力,只好安慰她说:“别担心,它可能就在这住着呢!”她还是不肯离开,又不好让我久等,再次说到:“同学,要不你先回去吧!”我骑车离开的时候,又一次望了过去,看见她依然蹲在那里,持着灯照着池子,一动不动。骑了一会儿,我又望去,看见远处一盏灯光还在原处,但和头上的月光一样明亮。

这件事情给我的感触很深,除了感动于她的纯真善良外,更在于这种触动太过久违。多少年了,自从告别童年后,便难以再看到这种纯粹而不带丝毫修饰的、似孩童般执着的爱心了,更何况是出自一位大学生呢!或许是由于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压力越来越大,或许是童趣的自然消失,又或许是碍于情面,我们大多数人早已习惯性地过滤生活中的一些过去看来倍感幸福的事情,即便偶尔重拾,也毫不敢流露出这种“与自身身份不相符”的感动。所以,在久违之感下,在自省之中,我感觉此事鲜活热乎又充满意义,便匆匆写了下来。

如今,我很难像过去那样趴在地上一整天,去观察蚂蚁搬食物的全过程;也早就不再因为一两只小猫小狗而如此担忧;不再用一整天时间捞鱼只为在桶里仔细看鱼吐泡泡……长大意味着自强、责任与担当,意气风发地能做许多自己想做的事情、热血沸腾地追逐昔日的梦想。而它的代价,便是不同程度地失去属于过去的、与现在的生活存在断裂的另一份美好。

我想,即便我的生活再忙碌,也要抽出一点时间来,用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去观察身边的一切,这样才更可能找到些感动、挽回些情趣,把自己弄枯燥的生活活出些味道来。那位声音如其善良一样甜、容貌如其爱心一样美的陌生女孩,谢谢你,在大学第一年即将结束之际,在我遭遇各种失败而忧叹生活不如意之时,给我展现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评论(网址可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