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二零一七年七月,我与高中同学组成四人大军,早已“蓄谋已久”“蠢蠢欲动”,最终计划于二十九日一举拿下萍乡武功山。

上午11点多,我们在山下的游客服务中心集合完毕,在一农家吃完中饭后,搭摩托车至山脚。放眼望去,群山就像撅拢的手指,相互倚抱,由低到高地一座高于一座,而我们的目标“金顶”,已然谦虚地隐匿于云中。

武功山山脚

全程傍山阶梯路,每走一段就可以找到石凳休息,而且头上的树可挡住大部分的阳光。尽管如此,又尽管我们一找到石凳就休息(成功把4小时的路程走成了5个半小时),但是汗水依然浸湿了全身。

行至半路,雷电交加,少顷就倾盆大雨,把我的裤子完全淋湿了,鞋子里面也装满了水(脚更沉重……)。我们撑着雨伞,穿着雨衣,瑟瑟地走了大约半小时后雨才停。走走走,终于走到了一个小山顶,刚踏上山顶,便能感受到风的突然增大,同伴帅气的发型也马上被吹个乱七八糟。从这里,能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观:整个山顶接连着其他山顶,都披满了清一色的绿草,外加几颗松或衫的零碎点缀。这里的温度比山下低了十几度,风力也强了好几倍,只有耐寒又坚韧的它们才能存活。

沿着山脊的路走,高山、怪石、云海、草甸净收眼底,极目望去,远处村庄依稀可见,这一段路途显得趣味非凡。当然,没有之前艰苦而冗长的登山,也就享受不到这般景象。经过了这五个多小时的高强度征程,我们终于到了集中搭帐篷的驿站,此时我们已经是dog-tired了(累成狗)。搭完帐篷换好衣物后,我们躺了进去,真正感受到了所谓的“身体被掏空”!

休息良久,待有精力搞事情的时候,外面已经黑了。我出去观察了一下,这里集中了几十个帐篷,每个帐篷2-4个人,一些来自城市而又很会玩的人准备好了话筒和音响,正准备高歌。(这玩意在这也搞得到,厉害了!)还有些人聚集在篝火旁,吃着烤肉唠着嗑。我们有兴致却无条件,只好在手机上摇了几把飞行棋(好吧,我得承让我次次惨败!)。吃吃喝喝谈天说地吹牛逼后,疲倦之感再次涌了上来。好吧,真的不行了,穿上我的小棉袄准备睡觉了,即便外面吵声不断,疲倦感还是让我们睡着了。

这一夜,我被吵醒了4次,一共只睡了四五个小时。有一次我起来上厕所,打开帐篷出来,外面一片黑暗,非常安静。打开手机灯光,视野由浓黑变成了纯白,非常浓而湿冷的云雾围绕着我,这场面像是仙境,而我就是神仙了,因为完全看不清路居然也找到了厕所!

凌晨四点半,我们被吵醒。外面还没天亮,但在山边已有了一丝光亮,依稀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人正打着手电在登山。他们打算翻过最后这一段坡,到达最高处金顶等待日出。我们把个别不愿意起来的懒鬼拖出帐篷后,方才登至金顶下方不远处的山坡看日出。等到五点十几分钟的时候,四周就已经很亮了,但是太阳还是没有出来。

逐渐地,远方的云的颜色在绯红与浅红之间来回切换,漂浮在我们头顶的云先是全部变红,后又全部恢复白色,一颗很亮的星星依旧在天边闪烁。直到五点五十五左右,太阳公公才探出了头,此时他正好被一片云挡住,我们才得以直视。再过了几分钟,他完全出来了,显得非常刺眼。驿站那边突然传来一声鸡鸣,碧绿的草地突然显得焕然一新,我们盼来了新的一天!

明代著名旅行家有诗云:

武功游
徐霞客
千峰嵯峨碧玉簪
五岭堪比武功山
观日景如金在冶
游人履步彩云间

欣赏完日出,我们稍作整顿,便向山顶进发。看日出只是插曲,去山顶才是主题。这一路看到许多正在施工的大宾馆和寺庙。不久,我们就到了武功山最高峰——金顶,即白鹤峰,海拔1918米。这矗立着一块很大的石碑,分别写着“金顶”和“武功山”。在那大石碑留完影后,我们从另一条路下山。

为了再看看另一条路的景观以及真正“拿下”武功山,我们没有选择坐索道下山,而是徒步。下山的路线前一部分是观光栈道,再加上天气晴朗,我们时刻可以欣赏到对面山峰的奇山俊石、云海漫游。走完栈道,虽然体力已消耗大半,但我们下山的速度却非常地快,几乎全是跑下来的!(我怀疑同伴的腿是钢做的,跑个几千米阶梯可以不休息!而我追得几乎崩溃!)

追上他们之后,我们在距山脚不远的溪水旁泡了泡脚、洗了洗脸、玩了玩水。我们稍后终于走到了山脚,向后望了望,自豪地说“我们成功征服了武功山”!下山的整个过程不到4个小时,比上山快了许多,但也明显比上山的时候更累。我们人人一副疲倦耸拉状,而一天前的几乎同一时间,我们在这仰望山顶时,个个精神抖擞豪情万丈。离乘坐大巴的地点还有5公里,但非常地有意思的是,我们没有选择搭车下去,而是继续走完了这最后的5公里……千万别问我为什么:)

附:关于去武功山旅游,可以选择1、1.5、2.5、3.5日游,不同的选择其路线、难度系数、景观等都有很大的不同。其中武功山全线穿越路线(沈子村->明月山)全长大约45千米,被戏称为“华东朝圣之路”,一直来吸引着许多登山爱好者。

评论(网址可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