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篇日记,引出谈论内容,一口气读懂睡眠、记忆及其关系

关键词:睡眠周期、REM睡眠、做梦、记忆

日记

2018.07.24早晨

一个人在宿舍已经呆了四天了。这四天里,我的睡眠时间逐渐前移,从目前看,昨天我是十一点半睡着的,现在是五点钟起的床。虽然可能是因为要上厕所导致我提前两个小时起床,但毫无疑问地,即便是七点整起来,我的睡眠时间也再次前移了半个小时。

我是典型的夜猫子,好久没早起了。早起给我的感觉总是那么地美妙(当然,得是睡够了,后面分分钟被打脸…),感觉当天有着无限的可能。集体生活让我被迫每天超过十二点睡,接近八点起。这虽然没啥毛病,但缺少了早起带给我的振奋。

我一直渴望沐浴在夜幕褪去、曙光迎来后的晨辉里写作,因为这时候经过了一个夜晚的沉淀,心灵最宁静,头脑最清醒,思维最开阔,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无拘无束。

%$@()&*……~*(此处省略废话约2乘以250个字)

然而,过了一个小时后,一阵倦意袭来,我刚又爬上床睡着了。在梦中,我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只黄蜂袭击头部,以为它进了蚊帐。在可怕的嗡嗡声中,我不断挣扎着,想要赶快醒来,“蚊帐里有蜂!快醒过来!”的念头着急地催促。开始好几秒我一直用意识试图支配自己的肌肉但它毫无反应,但在挣扎间,随着全身肌肉的一阵收缩,全身性的一个突然大摆动让我身体也“醒”了过来。我大口喘着粗气,慌忙检查自己的蚊帐,但发现并没有黄蜂啥的。

极度的疲倦迫使我再次躺下,我闭着眼睛,突然,本已退出意识层的梦境片段不断涌上心头,如同刚刚发生的一样,显得那么真实。

片段1:我妈来学校找我,我因为她的一些迷信做法在梦里生气…

片段2:我妹妹在酒席上大哭大闹…

片段3:关于我爸的一个片段…

片段4:家乡邻居家那个比我小两岁小伙伴清明节打算上山(那山是我电影里看见过的)祭奠他的奶奶(现实中我也记不清他奶奶还在不在)…

片段5:初中同学甘某某在我旁边播放所谓的阿尔法脑电波音乐,还说我刚才闭眼思考的时候他检测到了我释放的西塔脑电波(这个是我和他在高中暑假一起上课时候探讨过的一个话题)…

梦的各片段都夹杂着熟悉而陌生的场景、人物和事物,它们相互缠绕组成新的故事,或平淡或离奇,但都似乎不是过去的事实,更像是由过去的经历和想法拼接成的插图,或经过深层次的修饰和渲染形成的一幅水墨画。

记忆与遗忘

我一直很好奇,那些已经极度模糊的记忆为何还会频繁出现在梦境中呢?又,为什么记忆会逐渐模糊呢?好奇心迫使我一直寻找着答案。

关于记忆与遗忘之间关系的解释,各派各有观点,有弗洛伊德的动机说,还有什么干扰抑制说和同化说、艾宾浩斯的理论等,但都似乎不太完整,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直到看到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Robert Bjork和Elizabeth Bjork教授提出的记忆失用理论,才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该理论认为:
人的记忆其实有两种能力——储存能力和提取能力。储存能力用来衡量我们学到的东西储存得有多坚实。而提取能力用来衡量某项信息被提取到意识中的难易程度。

根据他们的理论,记忆的储存能力只会越变越强,永远不会减弱!

当然这不是说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所有信息都会储存在记忆中,因为99%以上的体验都被大脑忽略了,而是指那些大脑吸收了的有意义、有作用或者有趣的信息——将会被永久储存起来(直到死亡)。通俗地讲——大脑是一个无底洞,进去了就别想再出来了!正所谓“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那为什么会“忘记”呢?想必你也猜到了,是因为提取能力出了问题。如果得不到强化,提取能力会随时间逐渐减弱,直到回忆不起来,得靠些暗示的辅助才能提取出记忆。如果再继续降低到几乎为零时,提取就非常非常困难了。

比如说,假如你现在认识我,但之后的十年里你再也没有见过我,那时再让你回忆我的外貌和做的傻事你肯定想不起来什么。但如果突然一见面,你很可能一眼就能认出我来,甚至顺带能回忆起之前我长啥样,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啥的。一寒暄,我的那些傻事立马就能从你的脑海里噌噌涌出,不愁谈话没笑料!也就是说,其实关于我的记忆一直存在你深深的脑海里,只是时过境迁不好提取了。

最后需要补充的是,每一次提取记忆,相关记忆的提取能力都会增强,而且越是大费力气,那么该项记忆的提取能力和储存能力就飙升得越高。这就衍生出了有关如何学习的问题,但这不是本文的主题了。

人类的睡眠周期

每天晚上,我们的大脑要编辑整理记忆,如强化有效的信息和弱化无效的信息的记忆,以及可能还会寻找信息的相关性、做记忆的分类存储等。这个过程发生在一个叫做快速眼动睡眠(REM sleep)的时期,因为这一期间眼球一直在快速地来回运动,好像在到处“看”东西一样,而有这种视觉感受正是因为我们在做所谓的“梦”。

说到“眼动”,我从小对一件事情很好奇,就是假如我们闭上眼睛,并把手放在眼皮上,然后想象自己某个地方四处观望,眼球就会有动作。虽然我们并没有真正地看,但是光是想象中的那个自己在“看”就足以带动眼球的运动了,这不是很神奇吗?对于做梦时的快速眼动REM,我可以大胆地猜测这是因为梦境中的我们在移动眼球导致的。

在快速眼动睡眠时期,由于睡眠非常浅(大脑和身体接近醒时的状态),我们的意识也好,听觉神经或语言神经也好,可能处于激活与半激活状态,这使得我们常常处于梦境与现实的交互之中,难以分清梦境与现实,以及产生说梦话等行为。例如我今天早上经历的这次现实与梦境之间的摇摆。

图片来源:中华医学网 http://medline.org.cn/news/detail.do?newsId=5998

从上面那张图片可以看出,我们的睡眠分多个周期,因而快速眼动睡眠所伴随的梦在一个夜晚里是多次出现的。更进一步说,每个大段的梦在我们的记忆里也是分片段的。如果我们在最后一个REM阶段中醒来,我们可能会记起该阶段的某个或多个片段,或者可能会在刷牙时回忆出各个REM阶段短暂醒来时记住的某些片段,于是我们才有时惊讶自己做了“连环梦”、或者说“梦中有梦”等。

根据记忆失用理论,我猜测,由于在梦境中,各类模糊记忆再次出现了,而我们“将梦回忆出来”的这个行为,再进一步把它提取进了意识层面,于是这些记忆甚至与之相关的记忆的提取能力和储存能力都得到了增强,某些本以为遗失的记忆也被重新拾起了。

说完这些,我们能明白像“我昨晚没做梦”这样的话多半是错误的了。而说“我从不做梦,睡眠质量可高了”的人,首先可能她很少从REM睡眠阶段醒来,或者即便从中醒来也没能回忆出梦来。其次是没搞清楚其实做梦多反而说明睡眠质量很高。因为做梦多代表经历了更多的REM睡眠,而睡眠的几乎所有重要好处,都是因为REM睡眠!由于篇幅有限,关于REM睡眠与记忆的关系和它的好处,在这就不细说了。

总结

虽然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做梦,但明白了我们已经历过的事情装进大脑后不会真正忘记,就可以明白为什么有些早已“遗失”的记忆会在梦里重新出现了;明白了梦伴随着大脑编辑整理记忆而发生,就可以大概明白为什么梦有时那么奇怪,似乎是把我们过去经历过的事情和想法进行了某种不受时空限制的拼接;如果感兴趣可以去看《巅峰表现》这本书,去了解一下睡眠特别是REM睡眠的重要性。

最后我不由感叹一句:梦是神奇的、神秘的,同时由于每个人的经历不同,它也是独一无二、多姿多彩的。


推荐阅读

书籍:

《如何学习》苯尼迪克特•凯里

《巅峰表现》史托伯格&马格内斯

文章:

《忘记是为了更好的记住》得到专栏 万维刚

《The Biology of Sleep》


题图摄影:David Mao

图片授权基于:CCO协议

评论(网址可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