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厚的传统乡村文化影响下,我从小就痴迷中医,非常敬畏这种神奇的医术。

那时我认为,没有中医治不好的病,因为几乎所有常见病都能用中医理论解释,而更特殊的是它的治疗方式——居然能用植物、动物乃至普通废弃物的不同精心组合治疗人的各类病症,人的每一种病原来都能在自然界中找到解药。这让那时的我感觉大自然是多么神奇、人与自然的联系多么紧密等等,而这又似乎论证了中医的合理性。

同时,从小至十余岁,亲身体验过生病的痛苦,对这种不确定性很是害怕,也目睹了身边人常常生各种病。大概10岁左右,我受动画片里英雄人物的激励,决定为将来能够帮助人类免除病痛之苦做点什么。自然地,我寄希望于中医。

我找到家里的一本叫做《赤脚医生手册》的大块头开始学习起来。这本书是文革时期一些未经正式医疗训练的农村医疗人员的医学教材,开篇便是阴阳五行学说、元气论等中医理论层面的东西,中间穿插了少量现代医学的各种手术方法,其余大部分是针灸、草药等经典中医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一遍比一遍感觉神奇,后面附录的草药篇更是感觉像在宣称草药无所不治。

我开始有一个天真的想法:“我如果先仔细研究各种药草的生长季节和环境、功效与禁忌等,然后逐渐采到所有的药,并进行存储,那样一有病就可以对症治疗了!”于是,那段时间学校教科书我基本不看了,整天抱着那本草药书翻来翻去,经常去荒山野岭寻找这种那种的草药,常常带着一身伤痛归来,好多毒刺深入皮肉,用针也刁不出,只能任由相关部位肿胀、发炎、化脓。

方向不对,努力换来的只能是失望。我弄的草药,似乎只能治疗自己和家人感冒上火类的小病,对于其他常见病似乎没啥作用,总是需要跑出这贫困山区到城镇诊所那才能治好。此外,那些针灸宣称的神奇功效——比如治眼疾耳聋甚至是,我是从来都没听说有人被治好过。于是,我这样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也对中医产生了一丝怀疑,但这只是转瞬即逝,我立即认为自己只是不懂中医罢了。

随后我上初中,学习生物学、化学等科学学科,让我不得不直面中医与科学之间的巨大矛盾——中医对人体的解释似乎与生物学的观点格格不入。此外,与科学学科一比较发现,中医的理论似乎显得格外含糊,没有像化学、物理学那样定义明确。尽管再次心存疑虑,但我还是认为自己一个初中生哪里懂得那么多,中医在我心中还是很高大很强大。

不久,转机出现了。中考之后,在我老爸的推荐下我看了方舟子为反对中医而写的著作《批评中医》,这本书我曾经在文章《我以我血荐《批评中医》》里介绍过,它是当代中国大陆允许出版的唯一一本反中医著作。由于具备了基础科学知识,再加上该书本身写得浅显易懂,整个读书过程感觉非常顺畅。那一刻,我终于接收到了关于中医的另一种声音,振聋发聩、响彻心扉。从此,中医在我心中的地位真正开始动摇。

接着上高中,继续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在科学类学科的课上,我进一步认识到探索世界真理最可靠的方式,是运用科学方法进行严格的实验验证与逻辑推理,除此之外当前没有比它更可靠的了。

用科学的眼光去看中医(传统医学)与西医(现代医学),很快就能发现两者的明显区别:中医缺少实验,强调主观经验,而现代医学以实验为基础,同时想尽办法避免人的主观判断与实验误差;中医的理论模糊含蓄怎么说都感觉有理,而现代医学理论想要被认可,必须有各类可靠的科学实验作为支撑且要定义明确,不可无任何根据地胡说;中医神秘莫测,学了多少都让人似知非知,而现代医学的治疗原理能够让任何一个具备相关科学知识的人理解。

……慢慢地,认知越与时俱进,对世界的认识越清晰,就越来越不信中医了;越了解医学知识,就越痛苦地明白中医的危害有多大。于是,我又再次树立起悬壶济世的目标。

高考前,我曾立志要选临床医学专业,成为一名著名医生,为反中医大军贡献一份力量。然而,高考失利,万分失望,一下子就失去了斗志(这辜负了有些支持我的同学的期望)。而且,自己深知在目前中国医疗现状下,要想真正对得起自己的专业知识给病人开正确的药,很可能会面临收入低和病人责怪的双重压力;最让我害怕的,是在相关利益集团唯利是图与中国法制严重落后的条件下,自己越有声望,越能撬动它们的利益,就越离死路不远,这让我不禁心生胆怯;而最让我痛苦的,是越加速现代医学代替传统医学的进度、越为中国医疗除害,就越会遭到广大普通百姓的诟骂,这让我不由感觉悲凉。

这种人生我恐怕承受不起。

想到这些,又想到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懦弱地原谅了我的懦弱,大学志愿里只字未提医学二字,最后读了一个普通211大学的交通运输专业。大学两年,在互联网上广泛学习、师从各类牛人。与前面一样,知识越多、认知越升级,就越与中医格格不入。这两年让我惊讶的是,虽然人群中信中医的占绝大多数,但这些牛人大多表示自己不信中医。想到他们作为中国社会的精英,认知水平都如此之高且态度又基本相同,这从概率上增加了我正确的可能性。

此时此刻,大三了,我在反中医问题上偶尔发声,尽管声音微不足道。和其他很多人一样,我不是第一个反对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如今,关于

  1. 人们为什么会感觉中药有作用
  2. 中医理论有哪些错误
  3. 中医是不是科学
  4. 中药不标明但实际具有的毒副作用

种种这些问题的答案都能在网上找到(当然它们可能被屏蔽或者被骂声淹没了),想要理解它们只需要先破除【确认偏误】

确认偏误,指的是人的一种固有倾向,即如果一个人已经相信某个东西,那么他就会主动寻找能够增强他的这种相信的信息,乃至不顾事实地自动忽略与之不吻合的信息。这种思维上的不公正严重地限制了我们追求真理的步伐,只有突破它,我们才更有可能做到客观分析他人的言论,并与事实进行比较,以做出新的判断,让自己的信念处于动态修正当中。

,再辅以必要的初高中水平的基础科学知识。一旦理解了科学基本原理并认清了中医以及其他伪科学的真相,你将可以一眼识破以前经常见到却从未思考过合理性的各类谣言和伪知识(它们在网上随处可见,很多由中医衍生而来),甚至对迷惑性较强的复杂伪科学概念也能有一个很好的判断。

而这一过程,是一个颠覆认知的过程,这种颠覆的感受虽然有痛苦的一面,但也有惊喜的一面。痛苦感源于对现状的认知,按照吴伯凡的说法就是“无知即快乐,认知即痛苦”,否定自己一直过去相信的东西会让我们觉得这是对自己这个人的否定(这也是改变别人认知的难处),而且这方面认识越多的确越有无力感。

但惊喜在于,新的观念像是给你戴上了一副眼镜,你将看到平时看不见的东西,感受到平时感受不到的那种鲜亮美。于是,痛苦逐渐褪去,你的主观生活少了不确定性,增添的是独立思考的意识与求真的欲望。

评论(网址可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