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之争由来已久。

在前三次反中医大战中,中医都化险为夷,一直延续到现在。然而,与其说是“中医有顽强的生命力”,不如说是“政策扶持的影响”。如今,保护与发展中医依然是一项基本医疗国策,中医药产业依然蓬勃发展,挺中医的人仍占绝大多数。反中医的声音虽略有增加,但还是少地可怜。

在过去四年里,我与亲朋好友、同学老师甚至陌生人都曾在这方面展开过争论,但效果甚微,经常吃力不讨好,引起双方不悦。我在有些人眼里可能成了“大清早乱叫的疯狗”——“莫名其妙而又不可理喻”。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我人微言轻,但更大的原因恐怕是这方面的道理有些复杂而且还反常识,要想有效沟通,不仅要求“信息接收方”拥有足够的科学知识与具备一定的科学思维,同时“信息发送方”传达的信息还要既精确全面又易于理解。没有有效的沟通,就没有真正的理解,也就没有多少改变已有认知的可能性。而我才疏学浅不擅辩论,沟通对象又多缺乏相关知识,沟通的有效性实在太低,使我在历经多次失败后逐渐减少了在这方面的努力。

但是,通往成功的路不止一条,一条路走不通不能成为我不去尝试其他策略的理由、不去发声的理由。受一些嘲笑与鄙视能算啥?在认真思考与反思后,我决定采取更加灵活的策略,并将其概括为“找准人,推荐书”。

“找准人”是指我在今后的人生路上,要留心具备以下条件的人:

1.对中医的态度是支持或中立
2.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最好具备基础科学知识
3.具备较强的科学和批判性思维

这类人的特点是具备相关知识、有控制冲动并认真思考反常识言论从而客观评价事物的能力,但是却由于从未接触到相关事物(在这指中医)的另一种声音,从而没法经过对比分析与思考后自主选择立场,暂时只好默认接受主流观点或者保持中立。——他们正是我要找的优秀的“信息接收方”。

借用现代商业的“流量思维”来类比。我能改变的对中医进行重新思考的人数,类似于现在一个互联网公司的收入,理论上可以用流量乘以转化率来大致衡量。

收入=流量×转化率

在转化率正常或很高的时候,流量为王,能辐射到的人当然越多越好;但当转化率过低,再怎么增加流量也恐怕无济于事(尤其是流量有天花板的时候),这时候必须想办法提高转化率,否则对于公司来说是死路一条,对我来说则是上面说的“吃力不讨好”!这样看,对我来说“找准人”相当于提高了转化率,让很有限的流量得到最大的利用。但与此同时,“找准人”是我被迫选择的一个退而求其次的策略,我十分想改变身边每一个人,但却若咫尺天涯无能为力。

而“推荐书”即为推荐方舟子的著作《批评中医》。为什么推荐这本书呢?首先,本书作者在医学方面具有过硬的专业知识,其次是他的文字流畅且通俗易懂,最后也是最关键的——这是目前为止中国大陆已出版的唯一一本对中医持反对意见的著作,或者说它是你目前能在市场上买到的唯一两本对中医持反对意见的书的其中一本。

中国大陆境内不让出版对中医持反对意见的书,而2007年出版这本书的时候,背景是和其他三本书组成一套叫做“中医新世纪大论战”的系列书籍一起出版的。其他三本分别叫做《爱上中医》、《捍卫中医》和《发现中医》,《批评中医》可是在一比三的情况下才得以出版的。现在呢,本书作者想要再版却找不到一个敢这样做的出版社了。

作者站在科学的立场上,以客观严谨的态度和简洁有力的文字对中医理论体系及其具体细节进行了一一批驳,流畅、清晰、直观易懂。此外,一本书能够系统完整地展现出某一派观点的形成缘由与论证过程,而口头的辩论则无法做到像文字那般清晰与完整;当我们阅读时,更易静下心来,理性思维因此更占优势,而与人辩论时,则经常受情绪的影响,难以做到对事不对人与客观公正地评价对方观点;文字所能产生的“流量”理论上讲是无限的,而口头辩论则受时间与空间的双重约束。所以,以上是我选择的优秀的“信息发送方”与更为有效的“信息传输方式”。

这样,

“找准人,推荐书”

就在更有效的“信息传输方式”上一端连接着优秀的“信息发送者”,另一端连接着优秀的“信息接收者”,有效沟通才成为可能。

今后认识的人满足以上条件者,我将给他/她推荐《批评中医》。如若还是好友,我将附带这篇序言,夹在书中,现在正送给你。

话不多说,还是先看书吧!


以上是我撰写的一篇送书序言,正好借它在此给你“推荐书”。无论你是谁,我希望你能静下心来仔细阅读《批评中医》,听听有关中医的被隔离的另一种声音,正所谓兼听则明,尤其是在如果认知错误会危害健康的情况下。同时,我也希望你能够推荐此文或者直接推荐该书给你爱或者爱你的人,当然,得是真觉得这样做有意义的时候。

我愿为“信息发送方”与“信息接收方”架起一座桥梁,传播有价值的甚至可以救命的思想与方法。又,我自己也得不断努力成为足够合格的“信息发送方”,创造有价值的思想与方法,促成你我持续进步。

最后以鲁迅的一首诗结尾:

自题小像

鲁迅

灵台无计逃神矢

风雨如磐暗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

我以我血荐轩辕

题图摄影:Hidde Rensink

图片授权基于:CCO协议

评论(网址可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