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时,常在那群牛遍布的草地抓蟋蟀,沉醉不知归去。

那一天,欣喜之余步入旁边那未曾探访的山地,便在水草青葱处瞥见一湖。湖水静淌,波光粼粼,白云里飘,清泉外涌。岸边鱼草成坪,苇叶成荫。苇叶上伏着许多嫩蜻蜓,短翅、浑身深蓝或亮红,这在外头从未见过。它们遍及湖岸,飞于湖上,形成一幅动态的美景。鱼儿清晰可见,悠然游于湖底。忽见一木屋立于湖的对岸,走近木屋,酒香扑鼻,花香缭绕。

后来了解到,这儿住着一位单身老翁,年过七十,头发微白,身体偏瘦却硬朗。因生活贫苦,村委会将这面湖划给了他。他在这湖中养了鱼,如果夏秋季来此,会常常看到他坐在岸边,微闭双目,捋着胡须,安然地钓着鱼。此外,他会酿酒,而这也是他维生的活了。每到七至九月,他会在酿酒缸旁认真地忙着。酿的是乡下谷酒,原料是稻谷,全村谷酒皆出于此。我们只要头一年提供酿酒所需以及作为酬劳的稻谷,酿完后,便能领到那醇厚香浓的美酒了。酿酒之水取自湖中清泉,正所谓“泉香而酒冽”。订酿者众多,甚至还有外村人,总是供不应求。但他十二年来,只收稻谷不收钱,没有涨价也没有扩大规模,只求生活之需耳。

他很少出山,常常哼着小曲,手持鱼竿垂钓。湖上炊烟袅袅,那具有年代味的木屋在众山之中若隐若现,与湖浑然一体,给人无限美的感受。

那平静的湖,是老人的心湖,美好与平静在湖中繁衍生息。在物欲横流的当今,老人的心湖让美好存于一方净土,越酿越浓而不会变质。


附和菜头对写作的建议。

能够写一篇文章远远不够,甚至都不算是我的目的。我要求不但得写出来,更要发表出去。

无论是贴到朋友圈,还是发到微博,甚至是自建一个微信公众号,都要把文章公开给世人看,这才是写作所能带来的真正的压力。

写日记锁在抽屉里没有压力,有些人甚至乐此不疲。但是,当文章面对公众的时候,内心的感觉会完全不同。你会面临根本无人点击的压力,然后是有人批评的压力,最后是长期无人问津的压力。

基本上,这是一个自我不断受到挫败,遭遇伤害的过程。可能有三种结局。

第一种是一段时间之后就放弃了,大多数人都如此,不必对此感到抱歉;

第二种是写了一段时间之后渐入佳境,发现了自己在写作上的才华,并且获得了人们的认可;

第三种是写了一段时间之后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自己已经把写作当成了一种乐趣,用于记录自己的生活和想法,同时把写作作为一种帮助思考的方式,在写作的过程里完成了理清思路的工作。

对于后两种人来说,他们都获得来自写作最大的祝福——清晰而准确地感知到时间的效用。无论是看到文章转遍天下,还是翻阅过去生活的记录,都能让人感知时间是如何流动,又如何在自己身上发生效果的。


评论(网址可空)